æ·¤

#USK🇺🇸🇬🇧#meetion

  我曾经望着那扇窗思考我为何落于此地,为何你会变成我的噩梦。在只有七十平的房间中我还在书写着我将要放出所有希望寄出的书稿。我现在一身黑衣上面的污渍好像预示着我已没有退路,从我推开我的父亲开始,等着我的只有深渊和贫穷。我并没有读过很多书,学历在高中那层就停下了。所以我想我的作品也会如我的大脑一般缺乏锻炼,混乱不堪;因为我考不上大学,我的文科是满分,理科却是0分。这是无论多努力挥舞双臂都追不上的,我在跑道屡次摔倒,后来我就不再努力,因为那是触不可及的希望。现在这一百二十平的屋子,里面能用的家具都是他给的。或许他爱我爱到了骨子里,但我没有能力给他阳光、金钱。我只是一个写着错漏百出小说的人罢了,出名的很少,只有一本——《玛利亚的呼喊》。这是我一生的杰作但我希望她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这有着485张手稿的《留存》。
  这是他与我一起创造的。他是鼎鼎有名的作家——阿尔弗雷德·F·ç¼æ–¯ã€‚一个美国人,金发像稀碎的阳光,眼睛更像是蓝宝石,在灰白的人群中闪着光,那双手把我拉进云霄之间,感受着阳光浮在云朵纸上,飞鸟在我身边穿过,他就像是光;他对于我来说是很不一样的存在。我希望你能永远拉住我的手,拉我走进教堂,拉我像幸福走去。
  可是你走了,拉着我的手离世。在冬天第一片雪花落下的时候,我坐在窗前,望着在病床上勉强呼吸的你。看着你棱角分明的脸庞上的汗水,看着你喊我的名字。我慢慢地走过来,忽视你打翻的水;那水在地板上呈现波纹状,映着你蓝白条纹的病服。你抓住我的手;上面的病号环顺着你的动作滑下。你让我帮你倒杯水,再给你一个吻。我没有给你吻,因为我认为我碰到你的那一刻你就会离我而去,你就会合上眼睛。这一愚蠢的想法现在让我后悔至极,我应该亲吻你的嘴唇给予你生命中最后一个吻,再轻轻合上你的眼睛。可我没有这么做,我拿那一杯水随后倚靠在窗边把头压的很低,我那时没有什么想说的,告别的话我一句也说不出来,就算是分别的泪水我也流不出来。
  上帝把他的光又收回去了。上帝啊…您为何要把那照亮我生命的光收走。
  你在你生命线被剪短的那一刻说了我最害怕听到的一句话:“我希望我没有让你厌烦。”怎么会呢?你怎么会让我感到厌烦呢?我哭着在病房你重复读着这些话,那句话从未离开我的脑海,它在我的耳边萦绕;我可以感受到你的灵魂在离开。
  我背下了圣经里的每一句话,可是当你死后棺材被封起来,每根钉子被铁锤敲击深深地深固在期中,当你的家人望着我这个不速之客时他们用的眼光将要把我吞噬。我没有一丝悲伤只是感受到了如自杀如窒息般的绝望。我很平静,眼眶很干燥,当我以你的恋人的身份站在致辞台上时我说不出一句话,连熟记的圣经也背不出来,我咬着自己的下唇,我的手在颤抖在流汗。我最后只发出来由自灵魂深处的一句话:“我爱他。”
  我凝视着你苍白的脸庞,像凝视着深渊一般。在致辞结束后我就走了,对此我很抱歉。你把我的呼吸压在心底。我坐在桌前总是会想起你把做好的蛋饼放在我的面前你再去冰箱里拿可乐;当我躺在床上我总可以想起你我在夜里干的疯狂事,我们的爱满溢床单;当我拿起笔打算把我们写的手稿填满时又是回忆,我猜你大概深固在我的心中了吧。
我们可以在天堂相见吗?如果我死了的话你会在天堂的大门迎接我吗?我想你会的,琼斯。
  愿神怜悯、帮助我们,阿门。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