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拌飯

shadow #USK🙌🇺🇸🇬🇧#

· 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                                        ————亚瑟柯克兰
· ——————————————————————————————
·   回过头来细数我干的坏事,我并未为对它们感到抱歉或是满意,我感觉这种事情已经像吃早餐睡觉一样深固在我的生活中了。要使我对它们感到抱歉或是自豪,需要干些什么呢?更多的毒品还是钞票?而我现在却没有一丝作为。我只想知道这些事情把我置身于火海之中,看着我的爱人在火中尝着威士忌是否有·è¿™è¿‡é”™ï¼Ÿæˆ‘苦思苦想,却找不到答案。或许我生来至此,我天生就是这样。我的生活如浪漫,惊险的好莱坞电影一样,我的生活像是地毯上模糊的花影,只有色彩,却找不到半点轮廓。我只有一种解释:或许我的生活就应该登上用枪支堆起的H上,而绿色的山是我的钞票。钱总能给人虚幻的感觉,我和琼斯便是如此;金钱至上。
·   我和琼斯也是人类不管是有无上的权力或是金钱,但我们终究是也是人,也会死,但会很早。我们只是做着被世人恐惧生意的商人。琼斯一对蓝眼睛灼灼逼人,他有着19岁小伙子的身体,他很健康,他对所有人都很友善,至少对我,时不时带着得意的眼神落在我的身上。他夹克上的国旗十分的耀眼。他总喜欢用他的手握住我的手,用着带丝丝危险带有占有欲的眼神看着我;他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一个商人。除了他我还有金钱,但除去这些我什么都不剩了。
·   我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可怕的,不禁自问:我们是吃人的怪兽吗?还是什么呢?
·   从那时开始我们就在深渊狂欢,舞蹈;他的手划过我的西装落在我的腰上,他拉着我的手在尽数玫瑰的深渊旋转,在那海洛因组成的吊灯下。他亲吻着我的手,我拉着他的领带,我们终日狂欢,我亲吻着他的嘴唇,他撕咬着我的嘴唇。我能感受到他的狂野,我的爱人。
·   让我想想,在我跳入深渊与琼斯共舞之前我还只是一个学生,一个笨得无可救药的好学生,我还有点怀恋那段日子,不过已经过去了。
·   “琼斯,我们是不是该把大麻放在桌下面,无证手枪也是,这样太无趣了。”我拿着我的红茶,那镀金的花纹在火炉前闪着光芒,我喜欢这样。
·   “好的,我的柯克兰小先生。”他起身拿走了他的外套,把大麻和手枪放在橱柜里,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他还是那么迷人,他热情如火总能让我觉得被包裹在层层羽绒中。他如火焰,我爱他。
·   我们开着红色的跑车在黄昏无人的海滨飞驰,我的手伸出窗外,感受着风插过我的直接,清新的海风充斥我的鼻腔,我看着那如金子般闪耀的太阳,看着只只白鸟插过彩云在海面上停歇,看着我的手卷烟从我指尖脱落,听海的歌声,火红的云彩穿过我的心脏直冲大海,海面上鲜红的色,像调色盘。
·   我喜欢这样,在蔚蓝的海之前消磨尽我的时间,和琼斯一起。他拿出我们的香槟,在跑车上我们看着泡沫冲出瓶口,点点星香槟沫滴在我们的车上,但谁管它呢?毕竟我们有得是绿色的美国钞票和女王陛下。我依稀记得我们的笑声,我唱起了英国的国歌,他唱着他最爱的摇滚乐,我们在黄昏下,繁星中畅饮。
·   “女王外岁!”
·   “星条不落!”
·   我们同时脱口,喊出,在第一颗流星下。我们在祖国上的心是一致的,尽管变成了我们国家最想除掉的败类。令人伤心,令人不解。我觉得这点儿尊敬是我们的底线。
·   但我并不对我的这点伎俩感到满意、自豪,甚至是失望。在我这戏剧的生活中,我时常用乏味的犯罪和做空来弥补我廉价的一生。在我对爱情的模糊认识中,爱情像是火一般熊熊燃烧,像是不可触碰之物般缥缈,爱情它在字典上是找不到的,像是模糊的影子;但唯有琼斯是在爱情里演示生硬的形象。
  “我只是想要金钱,我不想伤害别人。”但我确确实实伤害了别人,但我并不想在法庭上为这件做出任何的辩解。我不知道是谁在我的耳边悄声细语道,如果你获得了快乐,总要人会失去快乐。说这句话的是个聪明人,确实是这样,我每天看着我账户大笔进账,看着应为经济萧条不济的人死亡。看着那只只钞票我会感到满足。我是个罪犯,一个有着诸多感情的罪犯。
  “你像一只飞鸟,我抓不住你,你太快、太强壮了。”我望着他的眼睛对他说道,我不知道这是否像分手宣言之类的丧气话,我望着那大海浸入深渊之中,我看见了,想伸出手抓住他的羽翼,把他的怀抱占有,我想依偎在他的怀里,听他低语,我爱着琼斯的声音,我爱他。这种亦明亦暗的爱游走在我们的心间,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如果我是一只飞鸟,我会为你而停留。如果我是旅行者,那么你就是一从玫瑰,芬芳让我驻足;我的柯克兰。”他把手放在我的胸口,轻轻拉开我的衬衣,褪下我的外套。他修长的手在我的身体上游走,他的气息穿过我的心中。他让我的脸绯红,让我为他欢笑。我爱他,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并不会介意他留下他的印记在我的身上。我并不是一个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直直把话语摊开的人,琼斯说这是高傲,我觉得这是我改不掉的缺点,与生俱来的。我并不讨厌,因为它令我变成了他人眼中高傲的蓝。
  “亲爱的,如果我容貌老去,笑容不再依旧;你会继续爱着我吗?如果我易碎,失去了你爱的那份高傲你还会停下吗?”我拿着松子酒,坐在沙发上,他擦拭着他的左轮手枪。我小心地问着。
  “我当然会。你知道吗?柯克兰,你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你的魅力如同你的尾巴。确实是易碎的,但我喜欢这样的你。”他的手停了下来,拿着小杯的威士忌向我举杯,我不知为什么有种悲伤的情绪掺杂在我的脑海中,我对我们的悲伤结局仿佛是深信不疑、近乎狂热。像是我对这美好的金烟钞纸生活的一种抗议。像是我对极乐,死亡,悲伤悬崖的通行证,最可靠的护照。
  像是我,人们记住我不是因为我的作品,我的书,我对国家的贡献,而在我的罪恶。我的无趣钞票。我想过的,我知道的,我会死得难堪,但着不妨我成为头条,琼斯的国旗。我们的爱情在星空下蔓延至洛基山脉,穿越大西洋。
  但终归有结局,在我可悲的一生中,我的死亡是可笑的。我的死亡,我会倒在自己的所有物里,伴着钞票和黄金、大麻、我的杆枪在火中与琼斯跳着华尔兹,我扯下搭在我手腕的丝绸,我将它裹紧自己,我看着我脖子上的珍珠在火光下闪着光芒,我看着我们的手工制窗帘在烈火中掉落,我看着我们的的威士忌在火中消失,我害怕的不是这些无实的东西,我害怕琼斯看不见我的脸庞,我害怕我看不见他的双眼,我害怕我触碰不到他。
  我渴望在最后的时间里触碰他,我渴望他能吻我,我渴望,我渴望着他能活下来亲手将我埋葬,我想让他在我的墓旁种满八角仙,带上最好的朗姆酒,带上我的书。这是我的奢望,是我那可悲的命换不来的,是我在夜里沉默不语的原因,我们会死,我们的史书会在我们的舞厅,在那海洛因组成的吊灯下写上句号。
  我们腐朽不堪的生活啊!我们如钻石如艺术般的爱情!被陈述的只有我们的腐朽、邪恶,在早晨没有人会为我们收尸,我们的尸体在火中缠绵。
  “我希望我们下次见面是在酒馆,你听着平凡的我对着迷人的你讲述我的故事。”

评论(9)

热度(46)